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難忘的扁擔
2019-06-28    楊明    黑龍江林業報


  一個轉身,光陰成了故事,一次回眸,歲月便成了風景。歲月的潮水沖刷著我們的記憶,許多美好時光在漸漸淡忘,但有些痕跡永遠留在了原地,不爭不吵,隨季節榮枯蔥蘢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林區的生活條件比較艱苦,林場沒有自來水,場里只有幾口供全場人吃水用的水井,職工都要到水井去挑水,近則百十米,遠則好幾里地。一個個挑水人挑著兩端“吱呀、吱呀”的水桶,來往穿梭,天天如此,也自然成了林場里一道道靚麗的風景,不為外人道也。


  一條扁擔兩個鉤,兩只鐵皮水桶,是農戶挑水的家當。每家每戶都有水桶和扁擔,就跟每家每戶都有碗和筷一樣,似乎只有這樣才能過上幸福無憂的日子。

  農戶過日子,一日三餐最簡單不過了,可挑水是過日子最基本的流程,只有挑回家水,日子才有了生機,日子才能溫飽。家里的人要吃水,雞鴨要喝水,豬羊也要吃水,大牲口更是喝水大王。一家人可以沒有山珍海味,可以沒有雞鴨魚肉,但不能沒有水。水喂養著家里的一切生靈,也滋養著世間萬物。

  “窮家的孩子早當家”。在林場,十二、三歲的男孩子就開始學習挑水了,替大人們分憂。初次挑水的經歷歷歷在目,初到井沿上,一如不會打槍的人上了戰場,站到井口邊不敢往下看,我學著大人們左搖右擺著井繩,水桶也在下面晃蕩,就是不進水,越急越打不上水來,來挑水的大人見狀,抓過了井繩,三下兩下就幫我打上了水,分到了兩個水桶里,我嫌少,站著不動,這個大人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又為我打了滿滿一桶水,兩桶都均勻到了大半桶水,我滿意了,卻連“謝謝”兩個字都不好意思說,挑起水桶就走了。

  說實話,那時候剛開始挑水,挑著兩個大半桶水都感到吃力,我歇了兩次,硬是堅持著挑回了家。家人見我真把水挑來家了,立時綻開了笑臉,嘴里不停地夸著我,也勸我少挑點,正長身體的時候,別壓壞了身體。我聽著家人的話,像雞啄米似的點頭稱是,可挑水的時候,還是堅持挑這么多的水。父親得知我試著慢慢挑水了,很高興,特意為我買了兩只半大水桶,又為我制作了一根扁擔,都很適合我,這樣我就開始了幫家里挑水的生活。

  挑水路上,去時,空桶伴著掛鉤發出“吱嚀、吱嚀”的響聲,心里仿佛是聽著優美的樂曲;重擔時,伴隨著扁擔“吱呀、吱呀”的顫動聲,仿佛是聽一場交響樂。

  晴天里挑水都還好說,苦點、累點倒沒什么,遇到雨天,水缸里又沒有水了,可就麻煩了。有時剛下過雨,地面濕漉漉的,有些地方還汪著水,腳踏上去,一腳水、一腳泥。若是遇到冬天挑水就更麻煩了,特別是連天大雪的時候,路上全是冰雪,井沿全是冰。上了井沿,一滑一擦、提心吊膽、小心翼翼的,連從井里往上提水的時候,都帶有幾分危險的。挑著水走在滿是冰雪的路上,一滑一滑、一搖一擺的,兩只水桶像是在跳舞,水桶里的水有時候會濺出,水落在棉鞋上就變成了冰,本來挺暖和的棉鞋變得冰涼冰涼地,讓人忍不住地要跺腳,回到家中腳要好久才能恢復知覺。

  印象中大約是1995年春天,林場工作人員通知各家各戶平時留個人在家,為了大家吃水方便,要給各家各戶安裝水管子。當自來水通到自己家里時,大家都高興得不得了,男女老少都走出院子,扭起了大秧歌,好些人還放起鞭炮,跟過年一樣熱鬧。

  挑水的生活已經結束,但挑水的記憶留在了我的腦海里,成了我思鄉的一種符號、一種留戀、一種鄉愁……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友情鏈接:澳門金沙 澳門金沙 金沙城中心娛樂場 澳門金沙網上娛樂平臺 澳門金沙網上娛樂平臺 澳門金沙網上娛樂平臺
澳門金沙城皇冠體育網sunbet官網
荣耀王者注册